03. 亲密的关系
作者: mints / 7781次阅读 时间: 2011年2月15日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首先我要宣布一些事情
上周我们的助教没有来
她当时在参加一个议题为
人类知识增长的专业会议
不过今天她回来了
我来介绍一下
她叫丽萨・卢
丽萨你能站起来向大家挥挥手吗
这就是我们的助教 你们有助教了
所以如果你们想讨论课程相关的内容
询问课程内容的结构 针对课程提问
或者想讨论课程相关的内容
而我又恰好不在
你们可以联系丽萨・卢
课程大纲上写着她的办公时间
她的邮箱地址也写在上面
这是另一种引导你们
了解这门课程的方法
我要给你们讲一个简短的故事
这跟我们的课没什么关系 不过--
我接到过一个电话
来自一名圣地亚哥的记者
他问我有没有听说过一门
在加州圣地亚哥大学讲授的亲密关系课程
我说 "没听过 跟我说一下"
她说 这个课的教师
会把班上的学生随机配对
让他们做一些练习
这些练习会令他们坠入爱河
他让学生们做这样的练习
他相信 根据研究结果
这些练习会在两个陌生人之间激发出火花
令他们坠入爱河
她想知道
在道德上我是否认同这种行为
我觉得它不太合乎道德
虽然我们都认为爱情是美好的
但它会搅乱人们的生活
等我们讲到吸引的问题
我们会更深入地讨论这个研究
但今天我们不讲这个
今天我想讲--里奥 有问题吗
麦克风没开吗
听上去是响的呀 不过
现在开了
现在怎么样 现在怎么样 好啦
记得我上周讲过 我的验光师说
"哦 我也有一套亲密关系理论"
这说明关于亲密关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但你可能会问自己
为什么每人都有一套关于亲密关系的理论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个验光师
也会有一套亲密关系理论呢
而针对其它社会现象
他就谈不出什么理论
为什么会有关于亲密关系的理论
答案就是
只有拥有一套关于世界的理论
我们才能生活
而在我们的人生当中
亲密关系占有重要的地位
如果没有亲密关系理论 就无法生活
然后你可能会说 "不对吧
我可是像一个科学家那样
客观地看待我的亲密关系"
我会这样反驳这种说法
"哦 科学家可是
比任何人都需要理论"
那你可能又会说
"难道理论不是你的科研成果吗
你可不想从理论开始研究
用理论来证明理论
你想要客观地研究科学 通过采集信息
然后归纳出一套理论
来解释这些数据"
不过这确实不是科学的做派
科学从不以理论结束
通常是以理论开始
一位数学家
曾一针见血地指出
"实际上 科学是由事实建立起来的
正如房子是由石头搭起来的一样
但是 如果说科学是事实的简单堆积
那就像说一堆石头是房子一样可笑"
换句话说 要理解亲密关系
我们要做的远不止是收集和观察
一大批亲密关系的实例
我们需要的的理论要能归纳
表达我们收集到的事实
我们今天的话题就是亲密关系理论
我们要讨论一些重要的理论
首先我要谈谈 什么是理论
一个好的理论有哪些功能
我们该如何判断
一个关系理论具有哪些功能
我们就从什么是理论开始吧
有人认为 理论就是
一系列相互关联的信仰 知识和假设
它有助于人们理解某种现象
不过这个说法太宽泛了
根据这个定义 一切都是理论
这就是问题关键了
一切相互关联的信仰 知识以及假设
都代表一个理论
你们都有一套
关于亲密关系的信仰 知识和假设
也就是说 现在你们每个人都有一套
关于亲密关系的理论
就连我的验光师也一样
我爸爸也一样
你们所有人的验光师
所有人的爸爸也都有这样的理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论
只要你有一点点知识
就意味着你有自己的理论
有一些理论比别的更关键
有一些理论比别的更清晰
有的人把他们的理论写下来
并且觉得很高兴
这就是我相信的理论
另一些人只是有一些不明晰的看法
如果让他们清楚地表达这些看法
他们可做不到
但这些都是理论
因为理论是我们的出发点
而如果理论是出发点 那么它也是地图
理论是我们描绘眼前世界的地图
如果我们思考的是
世界中有关亲密关系那一部分
那么我们的理论就是
描绘亲密关系的地图
但地图能够干什么
地图告诉我们前方有什么
为我们指示地标
它是个导航
而理论干的正是这些事
我们 你们 每个人现在
关于亲密关系的个人理论
正是亲密关系的个人地图
能够指导你理解
亲密关系中出现的各种情况
现在你有这么一个理论
如果你的伴侣给你送花
就意味着要发生一些事
不过你们的理论不一定相同
有的人会觉得
"如果我的伴侣给我送花
这说明他有求于我
我得小心一点"
而有人可能会想
"如果我的伴侣给我送花
这说明我的伴侣很喜欢我"
对于关系的理论各不相同
但关键是 不管什么情况
你的理论都是你的地图
它指引你的行为 告诉你下一步做什么
你可能会想到 有些地图比别的好
可以想象一张绘制详细的地图
标明每一条路 比例正确
它也可能是一张匆忙画出的地图
画在一张纸巾背面 没有细节
比例也不对 是一副失真的图
理论也是一样
有的理论可能精确地描述了
亲密关系的各个方面
有的理论对亲密关系的描述
可能很糟糕 很不到位
但它们都是理论 它们有相同的功能
我们来更详细地说说理论的功能吧
好的理论到底能做什么
理论的一个功能是
它可以将已有的知识组织起来
换句话说 如庞・凯瑞所说
"我们不仅要积累事实
还要将它们组织起来"
有些事实比较重要
我们怎么知道呢 理论告诉我们的
我们自己的亲密关系理论让我们知道
对关系来说 这些事情很重要
比如 多数亲密关系理论都认为
人们如何对待其他人是非常重要的
理论指导我们关注一些东西
而忽略掉另一些
也就是说有些知识更重要
有些则不那么重要
所以 理论能够组织起我们的知识
并让我们集中精力于重要的过程
今天我要谈一些--
我要讲亲密关系的两个重要理论
周五我们要讲--
如果那时我妻子还没要生的话
我们要讲另外三个重要理论
每个理论各关注不同的重要过程
一个理论应该能解释一些事实
回答一些问题
理论是为了回答我们的问题而存在的
而且应该回答得优雅 简约
简约的意思是言简意赅
用很少的词或符号表达丰富的内容
理论就应该那样
你们记得喜剧演员斯蒂芬・怀特吗
他提到制作一份比例为一比一的地图
一比一地图也就是说地图上的每一寸
都对应着真实世界里的一寸
那地图就成了真实世界了
地图的精髓在于它很简约
它只用很少的细节
就能表达出真实的世界
理论也是一样
理论能以某种方式简化亲密关系的复杂性
将它变得更容易掌握 它简化了
每种理论都会做简化
那就是理论的精髓
好的理论能提出预测和假设
好的理论能解释我们已知的事实
并指引我们了解未知的事物
好的理论能作预测
好的理论告诉人们
"未来会发生这些事"
你们会发现我这一周所讲的
所有理论都有这些功能
最后 如果你是个研究者--
当然我们都是
理论有助于确定观测的重点
理论告诉你 你应该观测这个
作为一个科学家你应该关注这个
有的理论说 关注人的行为
有的理论说 关注人的个性
那才是重要的事情
有的理论说
应该研究人们的童年经历
你们的理论不同 问出问题就不一样
关注的重点也不一样
如果理论告诉你什么很重要
也就是告诉你应该去观测什么
最后 一个好的理论就像有生命一样
它改进先前的理论
同时自己也能被改进
可能你听说过不可证伪理论
不可证伪理论是指
无法凭观察推翻的理论
任何观察资料都不能改变这个理论
比如 举个不可证伪理论的例子
命运决定了关系的发展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是我的理论
要问我两人关系怎样才能成功
我会说 就是命呗
命运说成功就成功
命运说不成就不成
这是个理论 是个真实的理论
但这个理论好不好呢
这个理论中存在一个问题
有什么资料可以让我们预测
某两人是否命中注定
不幸的是 这样的理论需要的唯一资料
就是他们的关系最终是成功还是失败
如果你事后发现他们分手了
那就说明是他们不是天生一对
如果他们仍然在一起 那就是命中注定
这种理论还不够好 不能算好的理论
因为你知道理论是不可变的
理论不能随结果的变化而改变
我也假设 好的理论有可能是错的
实际上根据定义 好的理论就会出错
因为它做了简化
它就不完美了
我们能做的一切就是
让它不断 不断 不断接近真实世界
好了 大致上说 这就是好的理论
但我们想要的不只是一个好理论
我们想要一个好的亲密关系理论
那条件就更多一些了
好的亲密关系理论必须--
我要说三个条件
第一 好的理论必须能够
我希望它包括一切可能的预言
那是什么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
我们知道 很多事情都会影响关系
我希望能有个好的理论把它们集中起来
就好比我希望一个好的理论来帮我造间房
用的是事实之石
并且每块石头都派上用场
所以我觉得人类的关系
是某种生物学功能
我觉得人类的关系似乎在于
他们是否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觉得人类的关系
是人们对待彼此
对待他们的个性
对待他们生活的世界的方式
而我希望我的理论能收罗全部
一个也不要少
要包括我们所能想象到的
一切影响关系的事情
要告诉我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但那还不够
我还希望理论能像我们第一天讨论的那样
详细说明发生变化的机制
因为我现在意识到
我们每次都会讲到关系的变化
那是个现象
有趣的是
好的关系保持良好
坏的关系则一直不好
不过真正有趣的是
有时好的关系能够维持
有时则会变糟糕
这就很奇妙了 怎么会这样呢
一个理论很容易能给出--
这里的很多理论都能指出
好的关系和坏的关系有某种差别
这样可不够好
我想知道发生变化的机制
并且我希望我的理论不止会说
"有时候 关系是会变差的"
那顶多是个描述 而不是理论
我希望我的理论能说明
为什么曾经相爱的人不再爱了
发生变化的机制 变化是怎么产生的
但这还不是我理想中的理论
我还希望
我希望这个理论能表明 为什么
不同的人 不同的情侣之间经历不同
这个问题过于苛刻了
因为变化太多
情侣之间有太多变数
有的情侣这方面做得比别人好
另一方面却比较薄弱
那是某种简单的变数
你可以想象两个人
他们生活中都有很多问题
他们之间的关系比
两个生活比较优越的人要差
我想弄清原因 我也想弄清
情侣之间的变数随时间的改变
这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 我想知道
情侣之间为什么一会好了 一会又恼了
这个月好了下个月又恼了
为什么同样两个人会
经历重重磨难最后和好
或是开始很好 却越变越糟
或是反反复复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段关系
俩人有时候甜甜蜜蜜
有时 两人像猫狗大战那样
大打出手 反反复复
我见过这样的关系
好的理论要能解释所有这一切
包括情侣之间的变数
这些标准还真是高啊
不过在亲密关系的领域
人们已经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观点和理论
在我们的书里 在我们这两节课中
我要给你们讲五个理论
今天讲两个 星期五讲三个
而每一个理论--
写下这些理论的人
都在书中 或以各种方式说过
"我的理论是你所需要的全部"
是唯一 是唯一完备的理论
我得提前告诉你们 那可能是不对的
可能这些理论都有自己对的地方
我选择推荐给你们
是因为它们都问到了重要的问题
它们都多少成功地解决了这三件事
它们都给很多研究提供了灵感
在之后八个礼拜的课程中
我们会讲到这种例子
这一周要讲一些基础的东西
我们会讲到对理解亲密关系
最重要的一些观点
而在剩下的八周课程当中
我们会不断重申和补全这些观点
所以你们应该为自己今天在这里
认真听讲感到高兴
因为这是我们课程的基础
我们可以通过追溯人类历史
看看人们什么时候开始研究人类行为动机
研究亲密关系中的特定行为
从而将这五个理论关联起来
让我们从最早的理论开始学习
慢慢接近
现代的理论
关注年代最早的理论
是进化理论
你们当然知道进化理论
你们知道查尔斯・达尔文
小猎犬号航海记 科隆群岛的龟
查尔斯・达尔文和他的自然选择理论
认为不仅人类 所有动物 所有生物
都通过自然选择而进化
什么是自然选择
它认为 物种的每一代都会发生变异
有些变异有利于
人们把基因传给下一代
所以这些变异也得到流传
这个物种便慢慢地改变发展
进化理论已被应用于心理学研究
尤其是
应用于对亲密关系的研究
其中一个研究人士是大卫・巴斯
大卫・巴斯是德克萨斯州大学的一位教授
我见过他一次 事情是这样的
我被允许单独和大卫・巴斯面谈三十分钟
我当时刚发表了关于亲密关系的文章
我当时还是个研究生
我想要写得全面 想说明变化的机制
想把所有东西综合起来
说 "这就是对亲密关系的概括"
他走进房间 坐下来
说道 "我看过你的文章了
我想知道的是
你怎么解释
女人越老越不吸引人这一现象呢"
我说 "呃 呃 什么意思"
他说 "这是事实啊"
我说 "也许吧 呃 所以呢"
他说 "难道不是吗
我是说男人会被年轻的女人吸引
然后亲密关系理所当然会恶化
因为女人老了就失去魅力了
时间久了 男人就会不满足"
这是大卫・巴斯说的
他结了不止一次婚
我对他说
"也许普遍来说这是真的
但有些人确实长久地在一起
有些人在一起很久后才分手
有些人交往没多久就分手了
我感兴趣的是这种差异"
但他感兴趣的不是这个
因为他的理论决定他的兴趣所在
我们关心的不同
这是他的理论
这是对这个假设的概括 我等会会细说
如果你想用一个词 一句话
概括出他的理论
就是这样
"人类寻找特定的伴侣 是为了解决
在进化过程中遇到的适应性问题
人类的择偶偏好和择偶决定
可以认为是祖先时代下的
选择压力所导致的战略性结果"
这是什么意思 他在讲什么
这个就是
这是以进化论来解释亲密关系的前提
他是什么意思呢
他是说
就像某些特征因为有利于生存
而代代相传那样
有了这些特征 我们的存活几率更高
这是自然选择
还有一些特征被传下来
是因为它提高交配率
因而促进繁殖
所以当说到自然选择
你想到为生存而奋斗
能够提高存活率的特征
更有可能被遗传到下一代
这是事实
但某些物种里很多遗传和保留下来的特征
貌似无益于生存
但这些特征还是代代相传
举例来说
你们见过雄孔雀吗
你们当然见过
雄孔雀 漂亮的羽毛
宽大的漂亮尾巴
带蓝眼睛的羽毛 非常绚丽
这个怎样有助于雄孔雀的存活呢
答案是它对雄孔雀的生存没有帮助
事实上可能还起到反作用
因为它很大 会降低雄孔雀的速度
如果有只老虎在后面追赶
大尾巴的雄孔雀就没法逃脱虎口了
但它还是进化出了大尾巴
为什么会进化出这么不实用
而又笨重的东西
性选择就是进化出某些特征的原因
即使这些特征不会提高存活率
它们会提高繁殖率
当然对于孔雀来说 雄孔雀吸引雌孔雀
是的 母的孔雀叫雌孔雀
知道吗
也许你们是知道的
总之 雄孔雀的尾羽越多越大
越松软 越漂亮
就越能吸引到雌孔雀
于是就能繁殖
因此尾羽大的雄孔雀
就能把大尾羽这个特征传到下一代
这个亲密关系进化观点
对动物如此 对孔雀如此
对人类亦如此
性选择理应完全适用于人类
因此任何特征 偏好 趋势
只要有利于成功交配
并能繁殖出可存活后代
任何有助于成功繁殖的偏好
都应该被遗传下来
所以我们人类应该是
一代接一代的性选择的产物
因此就性来说 就择偶来说
我们的偏好
不是偶然的 而是有战略性的
这些偏好是我们作为人类
为了解决进化过程中所遇到的繁殖问题
而进化出来的
看到这种现象 生物界人士会说
"也许这解释了很多
人类生理学和性反应方式的的现象"
进化心理学者尤其关心的是
心理机制的进化
心理机制
是在某种刺激下
产生特定思考倾向和反应方式
机制这个词听着像在讲机器人
我们不喜欢这种感觉
"哦 我不是个机制
我有自由想法 我能灵活应对事情"
但进化心理学者指的是
这是一个带确定性的机制
但他们问了一个问题
进化心理学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为什么年轻会更有魅力
为什么
为什么年轻的 皮肤好的人
为什么那样的人更有魅力
你可能会说我妈还是很有魅力 至少比
进化心理学者 我等一下再回答你
进化心理学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为什么干净皮肤比流着脓汁的疮口更性感
你们会笑
因为明显没人会喜欢
伴侣脸上都是大的溃烂脓疮
但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知道这也许看起来理所当然
但为什么呢
进化心理学说 远在进化时代
假设有两个穴居人
其中一个很喜欢流脓的疮口
另一个很喜欢干净鲜嫩的皮肤
然后呢
有干净皮肤的人活得更健康
因此他们的繁殖成功率更高
所以对干净鲜嫩皮肤的偏好
更能带来成功繁殖
而那个
只跟有脓疮的人交配的人
他们孩子不会存活太久
所以对年轻 健康
和鲜嫩干净皮肤的偏好得到了进化
你有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卢维基 当然 当然
主要想法就是 假设有两个穴居人
其中一个人喜欢干瘪的老人
而另一个喜欢
年轻且正值生殖年龄的人
那么喜欢正值生殖年龄的年轻人的
会更频繁地繁育后代 并常常能成功
因而这个偏好就被遗传了下来
心理机制
心理机制
得到跨代遗传
就像棕色头发得到跨代遗传
或高大的身材 或整齐的牙齿
我们能解读出整齐牙齿的基因
但要解读出
决定择偶偏好的基因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没关系
进化心理学认为
"我不知道控制某心理机制的基因是什么
我只能说存在一个心理机制
它会导致
对择偶的偏好"
这种特性会遗传下来
或已经遗传了下来
留给了我们
它们是人类的某种偏好或趋势
它们不是确定的 也不是机械的
它们不一定含有的特点还有一个
心理机制不一定受意识控制
好吧 也许它受意识控制
也就是说 我想你们没有人会
你们很清楚自己不喜欢有脓疮的人
大多数人喜欢整齐的牙齿而非畸形的牙齿
大多数人喜欢健康的特质而非疾病的特质
是的 这是有意识的
进化心理学认为 这就是心理机制
这种偏好是一种心理机制
它能起到适应作用
也就是说我们想要找
能最大程度帮我们成功繁殖后代的伴侣
有趣的是 有趣的是
进化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 很长时间
在一个物种中 比如说人类
变化是很慢很慢的
也就是说
从进化史的角度来说
从当年我们满身体毛 眉毛突出
穿着动物皮毛住在洞穴里
到现在不过一眨眼的工夫
从进化的角度看
我们的尼安德特人时代只不过是昨天的事
进化心理学者认为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
如果我们的心理机制确实得到进化
那么这些进化出来的心理机制
并不是为了让我们适应今天的环境
因为就进化角度来说
今天的环境才刚刚开始存在
不 我们的进化并不是为了
适应UCLA的环境
而是去适应进化适应过程中的环境
换句话说
我们的机制进化
以适应我们进化时所处的环境
比如在洞穴里 与幼虎为伴
我有点夸张了
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进化心理学者提出了很有趣的一点
也就是说我们的心理机制
还停留在穴居人阶段
所以 如果你想弄清楚
我们现今的心理机制
如果你想弄懂人类的进化历程
人类的偏好
你要研究的不是今天
而是历史
你需要研究进化时所处的环境
然后自问
在那样的环境中会进化出怎样的偏好
在当时 什么样的特征能够适应环境
进化心理学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进化心理学基本上是
从思想实验开始的
像这样 我们来想一下
当时的环境是怎么样的
当时的人类要面对
什么适应困难
怎样才能有战略性地 聪明地
把你的基因传下去
我们极有可能进化出了
能解决这些困难的心理机制
而且因为从当时到现在不过一瞬
我们还是保留了这些
能适应三四万年前的环境的
心理机制
就是这样
让我们来想想 当时的困难是什么
当时人类在那个环境中遇到的
繁殖和择偶难题是什么
其实进化理论有一个亚理论
专门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理论叫生育投资理论
生育投资理论解释的就是我刚才说的
当我们还住在洞穴里时
会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
生育投资理论认为
人类繁殖和择偶时面对的很多困难
都来自于一个事实
即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讲
男人和女人对下一代的投资方式不同
可以告诉你 在家里我对此深有体会
生育投资理论认为
我们来看看
女人面对的情况和要适应的困难
女人 不像母狗或雌鱼
在大多数时候她们只能怀一个孩子
你知道 鱼一次能产很多卵
母狗一次能生一窝小狗
人类 除了住在附近的
那个不同寻常的女人
大多数时候一次只能怀一 两个孩子
大多数时候一次只能生一个孩子
孕期多长呢 九个月
在这九个月间
女人的行动会越来越困难
而且没法怀更多孩子
她能照顾已经出生了的孩子
但她没法再怀一胎
所以在这九个月里
你的繁殖能力降到只能孕育一个孩子
从进化的角度来说
假如你是孩子的母亲 你的目标
就是养活这个孩子
你要怎么做
那么你要找一个符合以下条件的伴侣
一 健康强壮
因而孩子也会健康强壮
二 可以保护孩子免受捕食者的伤害
三 即使在孩子出生后
你的伴侣也会帮你照顾孩子
假设有两个偏好不同的穴居女人
能够成功繁殖后代的女人
所持有的偏好
使她们与能解决这些问题的男人成为伴侣
那么时间长了会怎样
你们可以预见 在过了几代后
这个物种的雌性会进化出
一种心理机制 使她们能注意到
健康的男人 强壮的男人
能保护母亲和孩子的男人
男人又是什么情况
同样的进化环境中 男人如何适应环境
他们面临的困难是什么
男人的面对的困难是不同的
因为他们作为亲代 投资有所不同
创造后代的过程中 男人只投资了精子
而男人有很多精子
再者 相对于女人怀孕一次
要花九个月时间
男人能同时使许多许多人受孕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甚至意外命中
所以男人需要什么呢
男人的难题是
要与尽可能多的人发生关系
因为与越多的人发生关系
就能传下越多基因
假设有两个穴居人
其中一个说
"你知道 我对性没什么兴趣"
另一个说
"我的性趣盎然
我想和尽可能多的人做爱"
哪一个会有更多后代
并把这一偏好传下来
是那个性趣盎然的人
因此进化心理学说
经过无数代的进化
男人会形成一种心理机制
使他们注意到伴侣的性能力
这会令他们
这种心理机制会使他们的性欲旺盛
使他们注意到伴侣的生育能力
如果可能的话
或者至少注意到伴侣的实用性
举例 能与我发生关系的所有人中
再说一下 做爱不用很长时间
但还是要花时间的
如果我能选择和谁发生关系
从进化角度来讲
我想要确定和我发生关系的人
能怀上我的孩子
那么 我应该会喜欢伴侣身上
所有和生育有关的特点
什么特点与生育能力有关呢
那就是 光洁的皮肤 年轻 健康
如果男人的挑战在于找到女人
因为他们不需要再做什么别的
他们应该会进化出心理机制
来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帮助他们接近能生育的女人
如果女人的挑战在于
在孕育那个珍贵的孩子时要得到保护
她们就该进化出心理机制
来帮助她们解决这个问题
提醒她们身边出现了
有能力保护她们 并为孩子付出的人
按照进化心理学的说法 事情正是如此
这一切在三四万年前就已经发生
进化结果就是 我们人类
因此 根据进化心理学
如果他们的想法没错
那么这些机制应该是人类的共性
男人和女人就应该有这些差异
没有地域区别
有些说法...这个想法并未盖棺定论
如果你们觉得有争议 那没问题
我们一会儿也会提到
但这都只是想法
目前为止都只是想法 议论和思维实验
那你要做怎样的调查呢
有办法检验这个理论吗

很多研究都以生育投资理论为基础
从对性别间差异的预测和解释出发
或以此作结
生育投资理论是说
由于男性和女性在生育后代时
做出了不同投入
他们应该会进化出完全不同的心理机制
尤其是不同的择偶偏好
和对关系中行为的不同反应
这应该普遍适用于所有人
因为这应该是在有中国人和美国人
澳大利亚人和阿拉斯加人之前就进化好了
应该在我们仍是一个群居人种时进化出来
所以这应该普遍适用
因为从进化论角度 时间并未流逝
我们来看看这是否正确
像大卫・巴斯 做了很多调查
认为可以解释
男女间在吸引力 择偶
和一些其它亲密关系行为中的差异
例如 嫉妒
大卫・巴斯最著名的研究是什么呢
问一个简单的问题
他先在大学生中展开研究
问他们简单的问题
我也问问你们这个问题 不需要举手
不用说出你们的答案 想一想就行
问题是这样 你觉得哪种情况更坏
你最不能忍受其中哪种情况
一 你的配偶
对你情感专一 但性事上并非如此
他们和别人做爱 虽然只是玩玩
感情上 仍然属于你
又或者 是另一种情况
配偶在性事上对你专一
却和别人有感情纠葛
迷恋他人 电邮中激情交流等等
看到对立点所在了吧
哪种更坏 性背叛还是情感背叛
想一想 琢磨琢磨
在大脑中反复想一想
一个和别人发生关系但仍然爱着我的伴侣
还是一个只和我做爱
却和别人有些瓜葛的伴侣
他们不做爱 但他们之间有瓜葛
例如 他们会在喝咖啡时举止亲密
对你而言 那种情况更坏
如果有答案了 举手示意一下
如果你真觉得一项比另一项要好很多
很多人没有举手 看来有些人决定不了
巴斯要求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
他说 妈的 选一个啦
他发现大学生的答案非常明确
性别间差异巨大 猜一猜
-那个性别觉得情感背叛更坏 -女人
对 哪个性别觉得性背叛更坏 男人
他说 这就是为什么
这可以用进化理论做出完美的解释
因为 想一想 如果你是女人
你需要 如果你是住在山洞里的原始人
你需要一个男性守护者守护你
尤其是在漫长的怀孕期后期
你行动不便时
如果你发现你的男人和别人有染
但他还是会回到你身边 照顾你
在他狩猎归来时
会将猎得的所有剑齿虎的肉都给你
不是说你对他的性背叛无所谓
别搞错我的意思
但至少你的得到了你需要的其它东西
情况还可能更糟
换句话说 如果你的男人喜欢别人
那么他可能会把剑齿虎的肉
拿给他更喜欢的那个人
这种情况更糟
他可能不照顾你的孩子 这情况也更糟
所以 情感背叛更加危险
那如果你是住在同一个山洞里的男人呢
那对你来说的问题就是
如果我把我得到剑齿虎肉
都给了你和孩子 那个孩子可得是我的
因为从进化角度来说 最惨的事就是
我把我的所有资源都给了别人的孩子
那非常可怕
但我怎么才能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呢
他看起来有点像我
但也有点像那边的乔治
如果我是原始人 我就会这样
我必须得进化
产生一种心理机制
让我对背叛有所警觉
以确保你在性上对我忠诚
因为如果你在性事上不忠于我
那么 你就可能怀了别人的孩子
然后耍了我 这对我而言非常不利
所以男人会说 性背叛 不行
你想迷恋谁随便 但不能有性关系
这就是他在大学生中得到的结果
很有趣吧 大卫・巴斯做得可不止这些
他在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问了这个问题
在工业化国家 半工业化国家
非工业化国家 在亚马逊树人部落
在土著部落 在所有的条件下
不论怎样 他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他总是发现 女人更怕情感上的背叛
而男人更怕性的背叛
他说-这是大卫・巴斯自己说的-
他说 "我证明这源于进化吗 没有
但如果你有更好的答案
如果你有比这还好的解释 你来解释
为什么地球上的男女之间都有这种差异"
大卫・巴斯说
"我不认为你能有更合理的解释
"我不认为你有
但我的理论可以解释
它不仅说了男女是有差异的
还说出了差别在何处及产生差别的原因"
现在我们再说说择偶偏好
比如 我来问问你
猜一猜 小问题
不用拿纸 口头做做就行了
哪个性别更可能被
比自己年长的人所吸引
女人
猜得好
哪个性别更 等等 刚刚是说女人吧
哪个性别更可能被
比自己矮的人所吸引 男人
他说 这很明显 不是吗
你都不需要猜 但这是为什么呢
说男女之间有差别是一回事
但为什么是这样呢 给我解释一下原因
大卫・巴斯说 进化理论不仅做出描述
还进行解释
它说 没错 确实有原因
人类这样进化是有原因的
因为这个偏好普遍适用于地球上的所有人
你可以观察部落民族 或工业化的民族
男人总是倾向于
和一个比自己年轻又比自己矮的人在一起
女人则总是倾向于
和一个比自己年长又比自己高的人在一起
因为男人需要的是年轻和生育能力
而女人需要的是资源和保护
这两点是男女的差异
而且在哪儿都一样
这里有一点我需要强调一下
因为人们很容易误解
可能你在想 "在工业化国家
或者别的什么国家 这种说法都通
但我是UCLA的学生 我保证
如果我有找一个伴侣 我绝不会
考虑这个人的生育情况"
凯西 问
没错 同性夫妻 问得好
是这样
同性夫妻
从字面来看 就是说他们性别相同
所以这两个人
应该有类似的偏好
所以我们说的一些东西
可能不适用于同性关系
但有些还是适用的
我想大概下周 我们会详细讨论这个
现在 这样说吧
例如 进化心理学家认为
男性比女性
更喜欢与多位伴侣发生关系
我们之前也提到了
如果真是这样 那么即使是同性关系
同性恋应该
比女同性恋更开放
或者说更能接受与其他人的性关系
有研究表明 事实的确如此
换句话说 同性关系的有趣之处在于
让我们可以理清
哪些影响 偏好源于性取向
哪些源于性别
很多研究者都用有趣且具有诱导性的方法
试着研究过这个问题
这个我们下周会提到
我刚听到你的问题时
本来以为你问的是
还当你说的是安全性关系
而不是同性
就是说那些戴了避孕套的人
或者是完全抗拒生育的人
他说 "不 我最不想做的事
就是生孩子"
那我要说 这是没有关系的
因为这个理论的重点不是
你清楚地知道 我想要资源或生育能力
不是这样 你清楚的是对某事的偏好
这在祖先时代
那个偏好就代表了资源 保护或生育力
现在可能已经不是这样
但这无关紧要 偏好并未改变
我再说一次 为了避免对这个理论
产生常见的误解 理解这一点是关键
如果我在外面 看到个可以做伴侣的人
我不会说 "嘿 能生"
我只会说
"哇 光洁的皮肤 整齐的牙齿
玲珑有致的身材 年轻 真迷人啊"
那她为什么迷人呢
为什么又高又胖不迷人呢 为什么呢
这些特质之所以迷人 根据进化理论
是因为在过去
有这些特质的人更会生育
如今 这些可能已经和生育无关
你可能更难生育
但偏好还没有改变 还没有跟上时代
懂了吗 我们没有进化出对生育的偏好
在过去 我们进化出的是对
能代表生育能力的特点的偏好
即使这些特点不再代表生育能力
即使你没有考虑生育问题
这些偏好传承了下来
即使你没考虑生育问题 事实也是如此
女人总是说 "我没想生育
我只是在说我喜欢怎样的人
那只是恰好是 高大强壮的"
哪个性别更可能说
我喜欢肩宽体壮的伴侣
通常男人不会那样说
因为那些特点
不曾在过去代表他们想要的东西
但如果你是女人
这些特点曾经象征了你想要的东西
当你还住在山洞里时
有一个体格强壮的伴侣是很有优势的
尽管现在可能没什么优势
现在找个体贴的系领带的伴侣可能更好
对我们来说不幸的是
偏好没有改变
后面有人有问题吗
有人有问题吗 说 斯班瑟
不 斯班瑟问了个好问题
男女的偏好中是否没有共同之处
当然不是 还是有很多共同之处的
对男女适应环境都有好处的偏好
就是最后大家都会进化出的偏好
比如对健康的偏好
不论男女都不会喜欢流脓的创口
什么问题
你是叫戴莎吗 再说一遍
布莱特妮 布莱特妮的问题是
为什么现在骨瘦如柴的女人那么有吸引力
这又是从何而来
我不想解释得太深入
但纯粹的进化心理学家会说
一定程度上说 这与年轻有关
我们知道瘦和年轻有关
我们觉得迷人是因为
我们觉得年轻的东西都很迷人
这也就是穿校服或其他制服的人
显得迷人的原因 我们被年轻所吸引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因为之后的二十分钟里我还要讲
另一个理论 这里我就不想深入再讲
再回答一个问题 你叫什么 迈克
说真的 的确是有答案的
谢天谢地 迈克 这的确有答案
问题是为什么会进化出
喜欢系领带的人这种偏好
遵循理论 就是我们怎么会有生育优势
答案是 因为有一个对你好
对你孩子也好 且不会出轨的配偶
是一种进化优势
他不会在性上背叛你 更别说情感
这就是优势
在某些情况下 对女人来说
最好就是为某个体格强壮的人生孩子
而在家有个体贴的男人照顾你和孩子
比如 和一个体贴的男人结婚
他会对你和孩子很好
同时又和一个体格强壮的男人有染
现状恰好如此
不是说一向这样 但是偶尔确实是
好极了 这就是重点
再问一句 这些是不是都太明显了
有时会有人不满这个理论 说
"我知道男女有别 那又怎样"
然后就有了 臭T恤研究
我保证 即使你猜中了上面的所有结果
你也猜不中这个 绝对猜不到
我来讲讲这个臭T恤研究
这是进化心理学方面我最喜欢的研究之一
实验思路是这样的
女人想要找基因健康的对象 对吧
但这不是所有时候都那么重要
因为 女人虽然每天都可以做爱
但她们每月只有几天会排卵
除非她们正处于排卵期--怎么了
这是怎么回事 先让它这样吧
除非
等等 我有办法了 好了
除非在排卵期 她们会
她们和谁做都没有关系
反正她们那时也不会怀孕
所以进化学说认为
注意了
女人在排卵期会比在非排卵期
对她们的潜在伴侣的线索更加敏感
但是 很多女人说
嗯 我知道
我在每个月不同时间感觉不一样
但在西方文化中
我们更多地关注月经期
她们会说 我经期时会感觉不太一样
但在这个月的其他时候 一切都还好
但这个理论说
排卵期虽然并不容易察觉
却在改变女人的偏好上起了重要作用
所以你没理由在非排卵期也那么在意
排卵期时投注却相当大
所以女人会进化出
仅在排卵期时出现的
对伴侣的健康繁殖能力的不同的敏感度
表示繁殖能力强的其中一个标志是
身体对称
人们发现 基因健康的人
往往有着更加对称的身体
他们的耳朵往往都是一样大
眼睛一样高
颊骨一样高 鼻孔也一样大
如果身体不太对称
就表明基因可能就不太健康
但你知道吗
对称其实很难评判
科学研究得用测径器之类的量
我们怎么能快速地判断出
一个人身体对称 基因健康呢
有研究者认为
也许气味 作为一种较容易识别的东西
可能成为判断基因健康的一个线索
它与身体对称相关
而对称的身材代表健康的基因
所以 他们是这么做的
他们找来一堆男人 大学男生来实验室
并测量了他们身体的对称性
测了他们手臂的长度 眼睛大小
耳朵长度 颊骨高度
从而得到了一系列对称性不同的男人
有些人非常对称 有些人则不那么对称
他们要求这些男生
他们给这些男生一件干净的白T恤
以及一块无味肥皂
他们让这些男生在接下来每三天
在睡觉前用无味肥皂洗澡
然后穿着这些白T恤睡觉
连续三个晚上这样做
穿完后 把衣服封装到塑料袋里
再把衣服都交还回来
于是 实验者得到了一堆臭烘烘的T恤
一堆男人穿过的T恤
这些男人中有些基因健康 有些则不是
然后研究者让一群女人来实验室
他们让这些女人
将鼻子凑到这些塑料袋上
闻这些T恤
然后 让她们评价
这些T恤上的气味是否好闻
是否吸引 是否性感
而他们的结果完全支持他们的假设
他们发现 那些不在排卵期的女人
无法闻出对称男人和不对称男人
身上气味的差异
但那些正在排卵期的女人
则更喜欢对称男人的气味
这一点 你们大概没想到吧
麦克
有一个研究是这样的
他们已经知道
哪些女人处于排卵期
哪些女人并不在排卵期
除了
时间问题大概是
这是个准实验 麦克
因为每个女人基本上会被
随机地指定去闻不同的T恤
而排卵时间又基本是随机的
所以实际上 在这项实验当中
女人们是否处于排卵期 这是随机的
实验的过程中 日期也是随机选择的
那天她们也可能不处于排卵期
因此平均来说 没理由认为
对于在某些日期排卵的女人这个实验有效
而对另一些在其他日期排卵的女人则无效
我们继续 因为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
我还有一整个理论需要讲
进化观点将很多变量都联系起来
突然 我们在亲密关系中的行为
都与我们的生理进化联系起来了
这很了不起
但这个理论对性别差异的关注
多于对同性别间差异的关注
因为很明显 你可能从
对进化理论的讨论中得到错误的印象
"女人想要的都是一样的
所有男人想要另一些一样的东西"
但事实明显不是这样的
同性别个体间也存在许多差异
而对此进化论并没有作足够的讨论
进化理论将重点集中在
每个性别的差异程度 这很有趣
但该理论忽略了 或者说遗漏了
男性个体或女性个体间的差别
你怎么解释呢
进化理论对此没有作很多讨论
进化理论通过各种有趣的角度
集中讨论伴侣选择
但一旦关系建立后
将如何进展 进化理论并没有深入探究
进化理论会说之所以有些关系
比其他关系更好
是因为这种关系更能适应环境
那为什么有些关系开始很好
后来却越来越糟呢
进化理论并没有深入讲到
它并非一字未提 但并没有多说
接下来我将讲一个同样有趣的理论
尽管我花的时间要少得多
我对此表示遗憾
依恋理论
依恋理论同样从过去寻找原因
认为成人产生的现在的关系模式
其根源在于过去
我们来看看过去都发生了什么
但与进化理论
追溯到祖先的进化过程不同
依恋理论认为
我们应该看看我们的个人史
看看婴儿期我们处于什么样的关系中
依恋理论的前提是
我们在婴儿期
与最初照顾我们的人建立的关系
将影响到我们一生中的所有关系
首先提出这种观点的人是约翰・鲍比
约翰・鲍比说 是的
约翰・鲍比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进化论者
他相信进化论
他认为我们都是进化而来的
他一直追溯 追溯到猴子
我们的祖先 你明白
我们与我们的祖先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 脱离了与父母的关系
我们就不可能生存
就好比 如果你是鱼 出生之后
你都不用跟父母打招呼
就顺水漂走了
但人类刚出生时完全处于无助状态
我儿子刚生出来时
他会很无助 他需要依赖我们
所以他认为人类有理由
进化出了一套机制
确保父母会在身边并照看自己
因此他说 我们进化出了一套机制
一种依恋机制
来建立婴儿与父母间的依恋关系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宝宝总那么可爱吗
因为宝宝进化成了可爱的样子
以让我们围着他转 照看他
即使在凌晨两点
即使我已经很困很累了也如此
我们为什么会为宝宝这么做
宝宝不用学都会哭
他们生来就会哭
这有什么用
这很有用 哭能吸引照顾者的注意
令他们得到照顾
依恋对这个种群的生存非常必要
对婴儿来说有多种作用
其中一点是这为婴儿提供了一个安全基础
如果宝宝与父母建立了依恋关系
他们就能更安全地向周围探索
因为你知道 你父母
会在你爬到悬崖之前就把你抓回来
实际上
一个有关安全基础的经典研究是
他们把一堆宝宝带到一间房子里
房间里的地板上有一个深坑
深坑上覆盖一片玻璃
宝宝们一直在爬
他们爬到深坑边缘 "看起来像个坑"
他们会怎么做呢
实际上 深坑是盖着玻璃的
他们可以爬过去
基本上可以爬过去的
但这 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那建立了安全依恋的宝宝会
将他们的父母作为一个信息的来源
宝宝会回头看看他们的妈妈
有些妈妈被指示说 要向他们笑
当妈妈向着他们笑时 宝宝就爬过去了
没关系 上面盖着玻璃呢
但如果妈妈是这样
宝宝就挪挪挪挪开了 仿佛在想
"我从妈妈那学到了
不要爬到坑里"
想想 这就是依恋的运作机制
宝宝就是这样学习的 这是有利于适应
我们进化出了一套
联系婴儿和照顾人的机制
让婴儿能探索世界并学习有关世界的知识
鲍比认为
通过这些互动
我们发展出一套思维模式
关于关系和世界的思维模式
我们发展出对照顾的期望
我们会明白 有人会照顾好我
还是就把我丢下
这种早期的关系令我们找到问题的答案
玛丽・安妮丝沃斯对此很感兴趣
有多少种思维模式呢
我知道它们是哪些思维模式
因此她发展出一套研究范式叫陌生情境
陌生情境是
她请宝宝和他们的照顾人
在这个实验中就是他们的妈妈
抱到实验的一个房间里 让他们玩
他们要面对的陌生情境是这样的
妈妈和宝宝会在房间里玩一会
宝宝大概十八个月大
一个陌生人进来了
也就是研究助手 他开始和宝宝说话
妈妈趁机出去
通过单面镜研究者可以
观察到当宝宝发现妈妈不见了他会怎么做
然后 妈妈这时又突然回来了
问题是 当妈妈回来了宝宝又怎么做呢
这就是设定的陌生情境
研究发现在此情境下
宝宝有三种不同反应
有一半孩子表现出的行为被称为安全依恋
安全依恋的孩子
他们的表现是 当他们知道妈妈在时
就到处探索新房间
并不总盯着妈妈
但当他们发现妈妈偷偷出去后
他们开始哭
妈妈呢
当妈妈回来 他们抱着妈妈
"妈妈 谢天谢地 你回来了"
然后他们就没事了
安全依恋的宝宝希望妈妈在身边
妈妈会回来后就安心了
但另外两种 各百分之二十五
分别属于另外两种
这组属于回避型
回避型的宝宝不理妈妈
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走掉
也不在乎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而焦虑-矛盾型的宝宝
是我最喜欢的一组
因为他们太纠结了
焦虑矛盾的宝宝发现
妈妈不见了
他们不愿意离开妈妈
他们一开始不愿意周围探索
当他们发现妈妈离开了
他们吓坏了
当妈妈回来 他们因为妈妈离开而生气
玛丽・安妮丝沃斯和她的学生认为
也许其中有不同的风格
人们在婴儿时期对亲密关系
形成了不同的思维模式
他们称之为不同的依恋类型
安全型 回避型 和焦虑型
这与不同的养育方式有关
如果你的父母很可靠
你知道你的父母会一直在你身边
你就会发展出安全型依恋风格
如果你知道你的父母总不在
你就会发展出回避型依恋风格
如果你的父母不怎么靠谱
你就会发展出焦虑矛盾型的依恋风格
人们对宝宝做了这个有趣的研究
但有两个对成人进行的研究表明
等等
我们回到鲍比的理论 鲍比说
嘿 这种思维模式会贯穿我们一生
你会根据你的这种思维模式
来建立成人时期的亲密关系
这两名研究者是
菲利普・希瓦和辛迪・哈赞
他们说 等等
我们应看看婴儿对父母的依恋
和成人之间依恋的相似之处
有学生问了我一个问题
我拿同样的问题来问问你们
在什么关系中 说儿语不会觉得奇怪
父母与孩子之间
情人之间
对 如果我这么说话
好耶 嗯 好耶 亲爱的宝宝
你们觉得我在和谁说话
我妻子 我的孩子 可能都是
你在什么关系中会看到
人们深情地互相凝望
情人间 父母与孩子之间
你和谁拥抱会感到舒适
你的爱人 你的孩子
有时一家人一起
因此很可能 这二者间存在相同的机制
可能存在相同的进化机制来控制
婴儿时期的亲密关系和成人期的亲密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 那这三种依恋风格
则同样可以推广到成人的依恋风格中去
因此为了研究这个
他们在报上刊登了这样一个问卷
他们在报上刊出这样三段话
并问人们 你属于哪一种
我们快速读一下
第一 相对来说 我容易和他人亲近
并在与他人相互依赖时感到舒服
我不担心会被抛弃
这是哪种 安全型
你们有多少是这种类型
好啦 不用举手
但这非常好
那这个呢
我在和别人亲近时感到不舒服
我很难信任别人 不敢让自己依靠他们
当别人靠得太近时我会紧张
这是哪种
回避型 我们再说成人关系
这种呢
我发现别人不愿意像我想的那样亲近我
我总是担心我的伴侣
并非真的爱我 并不真的想和我在一起
我想和别人完全融合
但这种欲望总会把人吓跑
这当然是焦虑矛盾型的人
顺便说句 我就是喜欢焦虑矛盾型的人
因为焦虑矛盾型的人会说
我受不了你了 你一点都不完美
我受不了你了 你都不够爱我
我希望你爱我多一点
我不喜欢你这样
这就是问题所在
这三种人分别占人群的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二十五 百分之二十五
一样的比例
有意思吧
我会跳过这张写满字的幻灯片
我们直接来讲这个
依恋理论都解释了什么
依恋理论解释了什么
依恋理论是用来解释
一些有趣且重要的东西的
我们衡量亲密关系的标准源于哪里
为什么有些人希望越亲密越好
为什么有些人却
比较喜欢离群索居 保持距离
有些人可能说
这些人说 问题是
我受不了了 我们没有独立空间
其他人则说
我觉得他不想和我那么亲密耶
这有什么不同
这种差异在童年 婴儿期就表现出来了
那时我们形成了自己的依恋模式
和对亲密关系的理解
为什么有些人
一次又一次落入相同的情网中
每次都是一样的问题
为什么
鲍比认为因为我们的思维模式是固定的
我们的依恋风格将伴随我们一生
所以我们会一次又一次地犯同样的错误
好吧 希望我们周五会说更多
现在 下课吧 谢谢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02. 研究家庭和伴侣的关系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家庭与夫妇心理学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家庭与夫妇心理学》
04.亲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