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劫匪谈判,需要技术加人格魅力
作者: 刘晓祯 / 2750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1月01日
来源: 北京阿尼玛精神分析中心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地铁惊魂》揭示

  美国大片《地铁惊魂》正在上映,在剧情险象环生、紧张刺激之余,影片也向我们展示了真实的人性。下面就让我们跟随剧情,走入纽约的地铁,看异域背景下一个反社会分子和一个受压迫人士的斗争。

  ■反社会人格障碍可以在任何魅力等级的人身上发生

  影片中,劫匪瑞德心狠手辣、癫狂潇洒,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障碍。那么,什么是反社会人格障碍?它的表现是什么?

  反社会人格的特征是表现出自恋、自私的特点。首先,从个人角度说,他们的生活往往混乱,情感贫乏,自我中心,缺乏爱的能力;有优越感,野心勃勃,对刺激饥渴;具有道德系统的严重病理,不负责任,不真诚,没有负罪感。其次,从人际关系角度说,他们容易嫉妒和贬低他人,不信任他人,缺乏对他人的认可;贪婪,占有欲和权力欲强;重视身体的美丽、权力、财富、他人的崇拜。

  影片中的劫匪瑞德就具有上述特点。他奉行权力主义,是为了消除自己内心深处的弱小和恐惧;他具有强烈的攻击性,是为了建立与他人的伤害性联系;他控制加博,是为了借此摆脱自己的虚弱和痛苦;他不断的施压,是为了先发制人,避免遭到报复。这样的一个劫匪,却还坏得潇洒,甚至被人推崇,这是因为反社会人格可以在任何魅力等级的人身上发生。

  ■和反社会人格障碍者谈判,不仅要靠技术,而且还要靠人格魅力

  反社会人格障碍都具有偏执、敌意的特点,他们认为世界残酷、不公,从而也残酷的对待世界,这就使跟他们打交道的人难以跟他们建立非破坏性的人际关系。但是加博和瑞德建立了关系,并借此最终打败瑞德,那么加博凭借的是什么呢?是容纳、关怀、共情的处理。

  加博在与瑞德谈判的过程中,需要忌讳三点:第一,加博不能偏激的反对瑞德,不能贬低、批评瑞德,因为那会破坏与瑞德之间脆弱的人际联系,对被劫持的地铁乘客造成危险。其次,加博不能逃避瑞德的言语攻击,因为那会使瑞德感到没有回应,从而更不可能与正派交流。第三,加博更不能接受瑞德的策反,也走上反社会道路。

  加博采取的是正确的做法,他把瑞德当作一个有人性的人,从而尊重、关怀他,坚持不懈的与他沟通,谋求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这种态度也得到了瑞德的接受。

  加博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是因为加博有一颗善良、正直、勇敢的心灵。他的谈判不仅靠技术,而且靠一种人格魅力,是加博健康完善的人格力量使他最终战胜劫匪,成为英雄。

  加博是平凡的,他成为英雄实属偶然,也有些无奈和被迫,但是,和被迫情况下叛变或逃跑比较起来,被迫成为英雄一样是真英雄。

  ■被边缘化和受委屈以后还能爱国吗?答案是肯定的

  加博不是完美的,他过去也有过过错,也受过委屈,也被主流社会边缘化,于是瑞德利用这一点想要策反加博也走上反社会道路。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加博是美国的受压迫人士,他在当局的错误对待之下,为什么不也去反社会?被边缘化、受委屈以后还能爱国吗?加博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类似的还有一个例子,世界著名的异议人士索尔仁尼琴。他由于批判前苏联的制度,而被剥夺国籍、驱逐出境。美国收留他,给他“美国名誉公民”称号。然而,心知肚明的索尔仁尼琴闭门不出,绝不做西方反对自己国家的棋子。在他少有的公开活动中对西方也是严词批评,并且公开声明西方民主不适合俄罗斯。

  这些例子说明,即使祖国错误的对待了自己,仍然可以爱祖国;退一步说,起码可以爱人类。而因为人类社会对于加博来说还有爱与被爱,所以加博还有希望和力量。在这种前提下,加博面对劫匪杀害无辜、反对人类的行径,才会既凭着对人类的爱来拯救人质,也凭着对瑞德这个人类一员的爱与劫匪建立了一定的信任关系。

  从影片中走出来,我们对于人性有了更多的了解,接下来也许需要思考:怎样锻炼自己优美的人性,在平凡的生活中活得精彩,活得健康?

  ■文/北京阿尼玛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 刘晓祯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玩具大片背后 人玩科学抑或科学玩人 刘晓祯
《刘晓祯》
《雾里看花》鉴宝更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