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血岁月会在哀悯中得到理解吗?
作者: 刘晓祯 / 3375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1月01日
来源: 北京阿尼玛精神分析中心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遥望《中国往事》―――

  电视剧《中国往事》正在热播,剧情写得大气,旧时代封建大家庭的痛苦啮咬着人心。下面就让我们追踪其中几个人物,遥望过去的日子,看看那些熏蒸着古老蒸气的沥血片段能够带给我们什么。

  ■曹如器――把封建家庭的压迫当作支撑家族的良药

  本剧一开始的画面是,曹如器用那口经典的大锅煮着汤药,这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小说《药》中用人血馒头做药引的片段。曹如器煮的药和人血馒头一样,并不清白。这口药锅里曾经煮熟了曹如器对下人偷情加以偷窥的阴险,煮烂了他处死婢女的毒辣,煮焦了对私生子身世之谜的怨恨,曹如器正是用这口无底的锅当作支撑庞大家族的资本,传统中国一切苦涩的霉味都蕴藉在药锅氤氲的香气中。尤其可恨又无奈的是,曹如器把自己的孩子们也放进药锅,煮得稀烂。比如私生子耳朵就被作为一个不该生下的孩子,背负着上一辈的罪孽来到人世。曹如器对耳朵百般利用,把在妻子处曾经饮下的屈辱再强加于善良的耳朵,对耳朵倍加折磨,甚至险些害死耳朵。

  心理学讲过一个规律,就是上一代家庭的不幸往往导致下一代“填补”上一代情感的漏洞。因为曹如器与妻子的婚姻是不幸福的,才导致耳朵成为曹如器婚姻不幸的替罪羊;耳朵如果不再承担曹如器的秘密,不再甘于被利用,不再屈居于这个大家族内,曹如器和妻子原来借耳朵来掩饰的和平就会变成不可调解的矛盾,从而使整个家族摇摇欲坠。所以剧中说,有耳朵,曹家兴,没有耳朵,曹家亡。而承担曹如器心灵重担的,又岂止有耳朵?光满的忍耐,光汉的反叛,一个个孩子都被曹如器放进药锅煮熟,直到曹如器自己也被自作聪明的行为深深构陷,遭遇多少凄凉。虽然曹如器是本剧封建守旧势力的代表,然而作者并没有抛弃曹如器,而是对他一念亲切,哀其不幸,在剧终给了他一抹亮色,让他和五铃儿喜结良缘。这也是作者的一片苦心,在挽救曹如器的幸福时,也在挽救那个时代。

  ■曹光汉――“一身反骨”确立男性形象

  曹光汉和曹如器关于剪辫子、开工厂等一系列冲突,在心理学中叫做“弑父”情结,指的是男孩与父亲竞争,对父亲反叛,以确立自己的男性形象。曹光汉的一身反骨从小里说是反抗父亲,从大里说是反抗封建父权的社会。这突出表现在他的性格上,他豪爽张扬、执拗自负、轻率任性、雷厉风行,他是一切旧礼教的挑战者和时代的先锋。曹光汉的另一个特点是“恋母”。他趴在母亲胸前吃奶,和母亲有近乎乱伦的亲密,由此在潜意识里害怕被父性社会惩罚和阉割,这造成了他不能行房事,也造成了他和郑玉楠婚姻的悲剧。他一生忠于一个女人,就是利用他满足自己性饥渴的母亲,但儿子不可能和母亲结婚。他只有被迫娶一个“非我本意”的女人,并且用他的冷漠自私、不负责任深深地刺伤了玉楠,这一点他自己也有内疚和失落,也曾经为除了母亲不爱第二个女人而挣扎和自卑,这是他的痛苦所在。

  曹光汉这个人物不是完美的,他身上也有很多家庭和社会带给他的局限。但是,有缺点的战士毕竟还是战士,曹光汉就是这样一个带着伤疤、带着潮湿的洋味和反叛精神的战士。

  ■郑玉楠――“多情总被无情恼”

  郑玉楠是一个性格充满矛盾的人物,她既有追求自由和爱情、任性执拗的一面,也有压抑而传统、容易负疚的一面。她不敢像曹光汉那样完全抛弃礼教和传统,可是对路卡斯的追求又情不自禁、难耐春情。这造成她与路卡斯产生了一段“错误的感情”,对她自己、对路卡斯、对曹光汉,都造成了伤害。但是这种伤害非她本意,她自己也是封建大家庭的受害者。在与路卡斯的爱恋中,郑玉楠一直扮演一个“渴望被拯救”的角色。她的弱势、多情、犹豫不定,都使她成为一个自己保护不了自己的人;由于总是等待别人来拯救自己而放弃反抗的权利,导致她的命运如飘萍一般凄惨,任何人也无力拯救。后来,她的性格有了发展,她终于勇敢地向曹光汉表明了对路卡斯的爱,可是她对命运的反抗却终于力不从心,大劫过后,路卡斯和曹光汉相继死去,她的孩子也被送走,她又变得一无所有,心如死灰。

  这是一个悲剧人物,她的悲剧既有性格的原因,也有时代的原因,是旧时代弱女子在强大的时代势力下不得不放弃选择的悲剧。

  ■结局――和解是可能的吗

  罪孽由谁承担?作者对曹家一家人抱着哀悯的态度,这不仅表现在曹如器晚年获得五铃儿的怜惜和理解,也表现在曹如器和耳朵身世之谜的破解和宽恕,这里有一个人文的理解。但是,在当时那个时代,和解可能吗?和解之后罪孽由谁承担?这些不安的人们能从此安心吗?他们能否停止在枷锁里对幸福的追求,而又能否最终获得平安和幸福?曹如器那口煮了多少人的大锅被砸掉了,旧的传统要崩塌了,而新时代到来了吗?这些,只能等待下一部续集来演绎了。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过分需要帮助是因为早年缺失爱 刘晓祯
《刘晓祯》
倔老头王大爷轶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