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与登峰体验
作者: 岳晓东 / 2899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心理咨询与登峰体验

--------------------------------------------------------------------------------
2004-5-28 10:42:27 岳晓东   来源:新民晚报
岳晓东博士是中国著名的心理学家,也是目前国内唯一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现在香港城市大学任教,并受聘担任南京大学、南京师大等10余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岳晓东博士在心理咨询、创新思维、青少年偶像崇拜等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与真理为友――我的哈佛求学之路》(上海人民出版社)是岳晓东博士的最新作品。对于岳博士所从事的心理咨询,一般人几乎一无所知,那么,什么是心理咨询?心理咨询有什么用?参加心理咨询意味着自己有心理疾病吗?……本版节选刊登书中有关内容,初步揭开心理咨询神秘面纱。


定向心理咨询
入学哈佛不久,我对心理咨询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认定这一专业必将在国内兴旺发达,将其确定为我的主攻方向。对心理咨询发生兴趣,源自我与一位名叫利文(John Levine)的人的交往。他是一位心理咨询师,工作性质是为人做心理疏导和治疗,这让我听了很感兴趣。一天,我问他:“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到底是干什么的?”“就是使人对自己感觉良好,获得登峰体验。”

“什么叫登峰体验呢?”我再问。

“登峰体验原本是马斯洛提出的,它指的是人感到最舒心、最愉悦、最自我充实的情绪体验,那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利文回答。

我以前在课上也听说过“登峰体验”这个词,但我一直以为那是指人在达到自我实现的感受,是人生绝少有的。眼下利文说他给人做心理咨询,就是为了使人获得登峰体验,那他是怎么做的呢,我将来能否也做同样的工作。想到这里,我再问利文:“那你是怎样使人获得这种登峰体验的?”

“帮助人调整心态,改变认知,以正面、积极的态度看待人生的挫折和不如意,就这么简单。”

看着我一脸困惑的样子,利文开口说:“不如给你举个例子吧,今天上午一位女士来找我咨询婚姻的问题。她与丈夫结婚25年,忽然间他提出要与她离婚,这令她根本无法接受,整天要死要活的。”

“那你是怎样帮助她调整心态的?”我好奇地问。“先听她倾诉,”利文挥挥手说,“我会让她把一肚子的苦水全倒出来。这很重要,因为它会帮助当事人宣泄掉所有的积郁心头已久的不良情绪,如愤怒、仇恨、委屈、焦虑,震惊等。这个过程像是一个清理情感垃圾的过程,其结果,当事人就会比较心平气和地面对人生的这一意外打击。不然,她可能会越想越愤怒,越想越偏执,做出伤害自己和他人的事情来。”

“噢――”我深深地点点头,接着问,“那你是怎样帮助她改变认知的呢?”“首先,我会帮助她冷静、客观地看待她丈夫提出离婚中有多少是她丈夫的原因,如自私、喜新厌旧、发生了婚外恋等,有多少是她本人的原因,如自恋、不顾及他人、不良生活习惯等,再有多少是双方的原因,如性格不和、性生活不和谐、人生观不同等。然后,我会帮助她接纳自我,走出自卑自怜的情结。在这当中,当事人一定会有许多阻抗、移情、自我防御性的表现,我要逐一帮她认识并化解。到最后,我会帮助她公平地、实事求是地看待他丈夫提出离婚的理由,不再对此充满了不必要的怨恨和仇视,无论是离是合,都会以一种积极、正面的心态来面对……”

听着利文的讲述,我不住地想,这心理咨询的工作真是太神妙,太有意义了!谈话间可以让人转变心态,心理咨询人员一定是人际沟通中的“武林”高手。但我也不明白,心理咨询的工作是不是一般人都能做的,于是问:“你所做的心理咨询工作与一般亲朋好友之间的相互劝导又有什么不同呢?”

“那差别可就大了,一般亲朋好友之间的劝导带有明显的主观倾向,它可能给朋友以情感支撑,却未必会帮助朋友清醒头脑。而心理咨询却不再简单地鼓励当事人,而力图使其通过观念转变而自我鼓励。”利文回答。

“噢――”我再深深点点头,顿了一下又问,“那你又是怎样帮助人积极看待人生的?”

“这个,”利文说,“如果心理咨询使你学会了自我反省和自我强化,你自然就会变得积极、正面起来。比如说,我刚才给你提到的那位女士,她现在就开始变得越来越积极、正面起来。”“这话怎么讲?”我问。

“她现在已开始能够接受她丈夫提出要离婚这个事实了。而且,她也能看到他们婚姻上存在的问题。在此之前,她一谈起自己的婚姻,就把它说成是天仙配,这是典型的自恋人格的表现。而现在,她已经能接受自己婚姻的不完美,这是她走出自恋误区的开始。这就是她人格的正面的、积极的转变。而这一切,没有经过专业心理咨询训练的人是做不来的。”利文解释道。

至此,我开始明白心理咨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我仍不明白,面对人生的巨大挫折,那位女士怎么能获得登峰体验,所以问:“那你说,那女士怎么可以从你的心理咨询中获得登峰的美妙体验?”利文笑了笑说:“她的登峰体验就是她不再怨恨她丈夫了,这就是她的美妙感觉。”

“这叫什么登峰体验啊?”我不解地问。“要知道,让那个女士学会不怨恨她的丈夫,心平气和地看待他们之间的婚姻冲突,这是何等的思想飞跃,这难道不是登峰体验吗?!”利文双手一扬地说。至此,我彻底明白了什么叫登峰感觉。

那天的谈话,使我想了很多很多。我下定决心要学习心理咨询的专业,给每个人带来登峰的体验。顺便提一句,利文是我认识的第一位心理咨询师。我们相识,是因为我给他家做了半年的清洁卫生。而每当看见屋子里面窗明几净,我想利文也一定有某种登峰的体验。


学习心理咨询的心理分析
学习心理咨询的人要做自我的心理分析,这是我任课老师的主张。他在上课第一天明确告诉大家:凡欲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人员,本人也应有被心理咨询的体验,不然怎么能感受到来询者的内心体验呢。由此,我决定要接受心理咨询!

然而,我要接受什么样的心理咨询呢?我能从心理咨询中获得什么益处?我见了心理咨询师会不会证明我有心理问题?我为学心理咨询而接受心理咨询,这样合适吗?带着这一系列的疑虑,我来到哈佛大学的心理咨询中心,约见了一位男心理咨询师。

第一天去见他,我心里充满了疑虑,担心他会认为我这是没事找事,浪费他的时间和精力。没想到,他在听完我的陈述后,很幽默地说:“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行列,你会发现你自己有很多问题的。”

“有什么问题?”我紧张地问。“有心理问题呀!”他笑着说,“比如你为什么要学习心理咨询,这本身就是一个心理问题!”“什么,我学心理咨询是因为自己有心理问题,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更感困惑了。

望着我紧张的样子,他颇为严肃地接着说:“其实我讲你有心理问题,不是指你有什么心理毛病或心理疾病,而是指你有许多心结没有得到化解或认识。”“咳――”我长舒了一口气说,“你是指我有很多的心结没有化解或认识到,这不是每个人都有的现象吗?”他点点头说:“对呀,不光你有许多,我也有许多。专业上,这叫未完成情结,老师没在课上讲过吗?”

“老师是提过,但从未联系到我自己。”我回答,顿了一下又问:“你凭什么说我学心理咨询是有自身的心理问题?”“不是心理问题,而是心理情结。”他打断我的话说,“其实,我这么讲是泛泛而谈,因为每个人喜欢一件事物都有其深刻原因的。这就好比同样是漂亮的女孩子,你会特别喜欢某一种类型的,而不喜欢另一种类型的。这其实是一种自我需要的投射,反映了你的某种潜意识需求。”

我想了想说:“但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我学心理咨询是因为自己有心理问题’的提问。”他动了下嘴说:“既然你现在就在学心理咨询,倒不如你给自己做个心理分析,你为什么要选择学习心理咨询,是什么心结在推动你?”“这――”我一时语塞,心想这心理咨询师的嘴可真够厉害的。

“一时想不出来吧?我给你一个提示,”他说:“你学心理咨询是为了帮助谁?”“当然是为帮助别人啦!”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不完全对,其实也是为了帮助你自己!”他诡秘地说。

“帮助我自己什么?”我更感困惑了。“这就是我给你的提示,你自己好好想想。”他回答。我沉吟了一阵子说:“我想我是想更加了解自己,完善自己吧。”

“了解你自己什么,完善你自己什么?”他紧逼着问。

“了解我的长短处,然后尽量做到扬长避短。”我迟疑地说。

他眼睛长时间盯着我,慢慢地说:“其实,不尽其然,所有的心结或情结都是无意识或下意识的,不是你自己可以理性分析得出来的。所以你还是没有能回答我的问题。”

这家伙太厉害了!本来是他回答不出来的问题,现在完全推到我头上了,我自忖。此时我想起老师课上讲过的静默技巧,决定加以利用,所以我也盯着他的眼睛,不作回答。

对视了一阵子,他主动开口说:“你的静默表示你想要我替你回答,老实告诉你,我真的不能替你回答,虽然我真心想这样做。我还可以老实告诉你,你不挖掘出你在心理咨询中的潜意识情结,你就做不好心理咨询,也不配做心理咨询,因为你需要明确了解自己在咨询过程中的移情和反移情表现。”我机械地点点头,品味他这句话的含义。

“这样吧,”他继续说,“我看今天你和我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倒不如你回去好好反思一下,我们下次接着谈。”我点点头,起身将欲离去。不料他示意我坐下,问道:“说说看,今天你来找我,都有什么感受?”我想了一下说:“我最大的感受是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我们不仅要分析别人,还要分析自我。这是我从未想过的问题。”

他点点头问:“还有什么呢?”“还有就是,心理咨询师要善于启发来询者思考,就像你今天启发我一样,让我感到你的嘴真是够厉害的呀。”我继续说。

他又点点头说:“我承认我今天是对你口硬了一点,我完全可以与你多建立一些同感后再切入主题。但我今天这样做是针对你对心理咨询的一个偏见。”“一个什么偏见?”我紧张地问。“就是学心理咨询的人不需要做心理咨询,你说是吗?”他笑问。“我有吗?有了我就不会来见你的。”我自辩道。他没有直接回应我的话,而是问:“那你觉得今天的会面有收获吗?”“很有收获。”我点点头。“那就好!”就这样我们结束了那天的会面。

在后面的会面中,我越来越感到心理咨询自我分析的重要性,也挖掘出我许多未完成的心结。在此基础上,我后来写出了《少年我心》这本书,我真要好好感谢那位心理咨询师为我开了窍。


心理咨询是面镜子
1988年秋季,我在哈佛大学修了一门心理咨询技巧的课程。老师让我们在课下做一个练习――找同学彼此做心理咨询,然后写成报告上交。

我找了一个男同学做咨询练习,他是一所中学的副校长。我们议定谈各自生活或工作中烦恼,然后给对方做心理咨询。我谈的问题主要是眼下的学习和生活压力,而他谈的则是工作中遇到的困惑烦恼。而当我们给彼此做心理咨询时,我们很快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我给他做咨询时,总是有意无意地替他做问题分析;而他在给我做心理咨询时,总是自然而然地鼓励我积极面对困境。

开始时,我们把这一现象归因为文化作用的结果。即,中国文化重师生关系中的指导性;西方文化重师生关系中的自主性。但后来,我们越来越发现,这种归因方法有失全面。因为我虽然好替他做问题分析,却并未具体指导他该怎么做;他虽然好为我做鼓励,却时常没有深入展开。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去请教老师,他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的差异不是文化作用,那一定是人格作用了。沿着老师的思路,我们两人对彼此的咨询风格做了一番深入的“自我心理分析”,结果发现我在给他做心理咨询时,最看重的是心理咨询洞察力的表现;而他在给我做心理咨询时,最看重的是心理咨询的自强力表现。这说明什么呢?依照老师,这说明在对心理咨询的实践上,我较他更加理性化,他较我更加感性化。

那么,又是什么人格因素导致了我们之间的这种选择差异呢?老师告诉我们,人格的因素可以是个人生活经历的作用,也可以是教育熏陶的作用。至于哪一种因素更重要,老师让我们自己去挖掘。

沿着老师的再次指点,我们两人又对各自咨询取向的人格基础做了一番深入的心理分析。结果发现我之所以看重心理咨询的洞察力是因为我在潜意识中把心理咨询当学问来做了,所以对我来讲,心理咨询之奇妙莫过于其给人带来的睿智启发;而他之所以看重心理咨询的自强力是因为他曾一度是个差生,后来在一个老师的鼓励之下彻底改变了自我的形象,所以对他来讲,心理咨询的奇妙莫过于它给人带来的人格变化。

当我们俩把这一发现告诉老师时,他又总结说我们每个人在心理咨询的学习和实践中,都深受自我人格和生活阅历因素的影响。具体地说,我的影响更多地来自多年的教育熏陶,而他的影响更多地来自早年的生活经历。老师还告诉我们,开始时,这些因素的影响多是无意识的或下意识的,但随着个人咨询经验的不断积累,一个咨询学员应该越来越意识到这些个人和生活因素的影响,并主动地加以调整和转变。那么,一个咨询学员怎样做才可以完全意识到这种种因素的影响呢,我问老师。老师没有直接回答我的提问,而是告诉我在他心目中,做心理咨询的最大挑战莫过于培养对自我认识的完全透明度,那样咨询师才会有效地避免工作中的种种陷阱。末了他还特别补充说,弗洛伊德讲精神分析就是使人“变无意识为有意识”,这绝不仅是针对来访者讲的,也是针对咨询者讲的。


做心理咨询的苦与乐
学了近两年的心理咨询,我有幸申请到哈佛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做两年的心理咨询实习,这却是一段苦乐参半的日子。先说做心理咨询之乐,我曾一再给人带来过登峰体验。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为罗伯特做过的咨询。他的女友安娜爱上了另一个男生,这使罗伯特痛心疾首。他整日都沉浸在与安娜共处的痛苦回忆当中,晚上时常泡在酒吧间里借酒消愁。罗伯特坚信安娜早晚是属于他的,也与他最匹配。罗伯特越是这么想,就越不能摆脱失恋对他的折磨。

在给罗伯特咨询中,我没有否定他爱安娜的合理性,我只是竭力帮助他反省在与安娜恋爱当中,有哪些方面令他十分满意,有哪些方面令他不甚满意。久而久之,我们便勾画出罗伯特心目中的理想恋人形象。然后,我又让罗伯特列举出他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中,有哪些女性符合他的理想恋人标准。罗伯特列举出一大堆人物,其中有他的同学朋友,还有小说和银幕人物。如此谈着谈着,我们谈论的焦点不再是安娜与罗伯特的分手痛苦,而是罗伯特到底要找一个什么样的恋人。罗伯特越说越兴奋,越说情绪越高昂,最后总结说,他与安娜相爱,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安娜在哪些方面适合他,在哪些方面不适合他。现在看来,安娜也不是完美无缺的。罗伯特不再为与安娜分手而痛心无比。他坚信,只要自己明确到底要找什么样的女友,机会总会出现的。这何尝不是一种因祸得福呢?失恋不失意,这就是我为罗伯特带来的登峰体验。

像这样通过改变来询者的认知来调整其心态的成功咨询,我曾做过许多。而每一次咨询成功,我自己也伴有一种登峰体验。后来,我把这些案例整理成册,出版了一本名叫《登天的感觉》的书。然而,在哈佛大学做心理咨询,我不是每天都感觉生活在欢乐谷似的。首先,我要饱受“听评书掉泪,替古人担忧”的折磨。因为每个来询者到我这里咨询,都要宣泄其忧愁烦恼。其次,我要时时面对“话说得不得体,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的苦恼。从小到大,我基本上是想什么说什么,但自此之后,我必须学会说什么想什么,这是心理咨询的基本功训练。

欢乐也好,烦恼也罢,两年的实习使我充分认识到做心理咨询工作本身就是培养一个人的积极心态。如果一个心理咨询师不能从骨子里练就出一套辩证看待得失、积极面对挫折的功夫,他就是再有心理咨询的悟性和洞察力,也做不好这项工作的。因为他的心态不对,早晚会影响他对人对事的态度。

说到底,不能助己,焉能助人?!


小贴士:心理咨询在美国

在美国,心理咨询行业十分发达,其服务面之广,要求之严格,疗法之繁多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所不能比拟的。这在于,美国人对心理健康的认识是:在心理正常与不正常之间,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正常人会因某些特殊意外事件变得有些不正常,而不正常的人也会有其表现正常的时候,所以,他们大多都承认自己有看心理医师的必要,并把心理咨询看作维护个人精神生活和谐、心理平衡的重要环节。有人曾开玩笑说:在美国,每个中产阶级以上的人,都有左、右两人。左边是律师,以帮助他解决生活上和工作上的种种法律事务;右边为心理医师,以帮助他排解各种精神烦恼。这个玩笑突出地反映了美国大众对心理咨询的态度。

心理咨询为什么会给人以“登峰体验”?

心理咨询不求教训他人,而求开导他人;心理咨询不是要替人决策,而是要帮人决策;心理咨询的首要任务是思想沟通,而非心理分析;心理咨询是现代人的精神享受,而非见不得人的事情;心理咨询确信人皆可自我完善,而非人是不能自我逾越的;心理咨询应增强人的自立能力,而非增强其对他人的依赖;心理咨询不仅可以帮助他人成长,也可以帮助自己成长;心理咨询使人更加相信自我,而非更加迷信别人;心理咨询使人学会多听少言,而非少听多言。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林登街5号 岳晓东
《岳晓东》
我想约你出去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