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界限在哪儿――童俊点评《一个精神分析师的背叛》
作者: 童俊 / 462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六七十年代的美国,有段时间,一些主要传媒发动了一场对精神分析师的攻击。起因为陆续出现的病人诉分析师的性疟待事件。一时间,媒体和民众质疑分析师的人格,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诋毁了对精神分析的信任。《一个精神分析师的背叛》敏锐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其用心良苦可见一斑,目的在于警示中国的分析界不要重蹈美国的覆辙,以致于精神分析在中国能健康地成长起来。

  为何会出现上述的尴尬,即使是博学,经验丰富如刘教授辈。这得从精神分析的实质说起。精神分析常被称之为“爱的治疗”。之所以有如此称呼,是因为她需要治疗者共情地倾听――即站在求治者的角度去理解和体验对方的痛苦与情感。在这个过程中,求治者容易将自己对过去经历中重要人物的情感投射到治疗师身上,这在精神分析中被称之为移情。同时,作为具有情感的分析师在与求治者的交往中也会带有过去情感经历的烙印,这被称之为反移情。患者的移情呈现的是过去生活中有问题的人际关系,分析师的反移情来自于自身的情感和欲望,如将这种反移情带入治疗中会使治疗失去客观与公正,因而分析移情与反移情成为了精神分析的实质。

  精神分析的训练从而也就要求分析师对自己的情感与欲望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并在治疗中禀持情感的中立。小说中的刘教授的所谓“以毒攻毒,主动介入法”不能排除他将自己的情感和潜意识未满足的欲望带入到治疗中,同时刘教授对分析的理解与把握能力也同样令人怀疑。为了说明问题,我们来看看刘教授们的“主动介入” 给病人们带来的是些什么?接着本文的开头说下去,事件发生在美国。一个20来岁的女孩在分析中与她的治疗师发生了性关系,并将此关系维持了一年。但在她最初的满足过后不久,惶惑,恐惧以及对治疗师的不满接踪而来。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环节不对头,但又说不出所以然。为此她主动逃离了治疗师。随后出现的症状是:她不能与她爱的男人发生亲密的关系,一旦她出现了这种欲望时,一种粗暴与侮辱的感觉随之而来,迫使她一次又一次地逃离她的所爱。之后的十余年她一直在与这种感觉作斗争。对治疗的怀疑迫使她去学了心理学,并成为了一名分析师。当她最终将这团烂麻解开时,她将自己的这段经历贡献在精神分析教科书里。在此,我们不妨来看看,她是怎样理解自己的经历以及体验治疗师的”以毒攻毒,主动介入的”。

  她拥有一对自以为是、专横的父母。他们从来以自己的意见为意见,自己的感觉为感觉。这样的父母不可能将孩子当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来尊重。因而,孩子的自身界限(Self―boundaries)无从建立。健康的自身界限提供给人们两种能力:一为区分外界产生的剌激或知觉,一为区分本能的冲动与欲望,并使之与社会公德保持协调。上述的家庭成员之间自身界限混乱,这被视为神经症或更严重一些的精神问题,诸如人格障碍的温床。故事的主人公12岁时,随着性生理的成熟,自我意识加强,对父母有了不同程度的抵抗。但这时,她的母亲告诉她任何男人与你接触都是为了性,并且偷听她的电话,私拆她的信件,检查她换下的内裤。所有这些粗暴的干涉摧毁了她微弱的自身界限,这种创伤性经历带着她走进了治疗。在她的潜意识里,一方面,她多么希望有一对好父母尊重一下她作为人的感觉,另一方面希望寻找一个类似的场景重复一下过去的经历,并希望这次的结果与曾经经历的不一样,以此来治愈过去的创伤。因此,当她发现分析师与她讨厌的父母不同时,好感由此产生。一天,她仅穿着内衣裤、外罩雨衣走进了治疗室,当治疗要结束时,她脱去雨衣,并主动去触摸分析师,此时,分析师笑而纳之,随后的情形如前所述。

  在她自己成为了一个分析师后,她分析自己脱去外衣的深层动机为:
  (1)你能看到我的全部而不仅仅是外表吗?
  (2)我是否是有价值的,你能否让我感到安全地被接纳,并让我明白我到底是什么。
  (3)你能让我对待你就象对待一个淘气的男孩,以证明来自我环境中的压力是粗暴和非人性的吗?

  治疗师的行为对她来说无异于她父母行为的再现,他粗暴地侵入了她微弱的自我界限,也证实了她母亲的预言:男人对她的兴趣只是性。至此,我想读者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她以后的生活中一次又一次用逃离来防御再一次的创伤。

  精神分析共情的倾听要求治疗师尊重患者的感受,体验患者的经历与情感。在两个独立的个体保持自我尊严并达到和谐的一瞬,让病人的自我得到展露,扶持这种微弱的自我使之强壮,并修复患者的自我否定感。因而,帮助求治者建立自身界限是促进心理健康最原始的规范。在这种规范里,人们可以愉悦地选择那儿我能界入以及什么样的事情我能去做。这就要求在治疗师与求治者间有一个清楚的界限,一个支持求治者自我成长的安全性栅栏,任何界限的超越均破坏了治疗的中心目标,以及忽视了病人的真正需要。所以,美国的精神分析界明确规定,禁止治疗师与求治者任何的身体接触。

  从小说的结尾,我们不难看出,刘教授们是怎样利用患者来满足自己的欲望。用故事中美国女孩的话来说,治疗师需要我的依赖,就象我需要他的接纳一样。
www.0711zp.com玩转心理学网
«精神分析学中的自恋及自恋性障碍 童俊
《童俊》
一位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短程精神分析式心理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