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会员文选

《简·爱》中的欲望与冲动---------------徐雅珺

来源:成都精神分析中心   |   发布时间:2013/4/2   |   浏览次数:     |   字体大小:     

 《简·爱》中的欲望与冲动

      徐雅珺
就《简·爱》的内容来看,这一作品所探讨的价值理念是平等的爱。然而故事推进的方式却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主题,推翻了作品的内容所表述的价值。作者怎么会觉察不到作品的自相矛盾呢?也许正是这个矛盾本身在试图诉说着什么,在内容的诉说与结构的诉说的夹缝之间,欲望推动着情节的发展。通过对作品的这一自相矛盾的分析,使得勃朗特掩盖在纷繁复杂的情节之下的欲望清晰可见。
一、《简·爱》中的矛盾
小说的情节纷繁复杂,然而大体的结构可以用如下的结构图来表示:
 

 
 
 
 
 

 

从这个简略的结构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换位,即简·爱从身份卑微的家庭教师变成了小有财富地位的简爱,而罗切斯特却从富有的庄园主变成了一名不文甚至连肢体都不健全的人,而这一换位的表现手法是为了表达一个怎样的主题呢?小说想要表达的价值理念是平等的爱,爱的平等通过身份地位的不平等凸现出来,爱情的天平是倾向于罗切斯特的,倾向于财富和地位的,而如果勃朗特想要写一部以平等的爱为主题的作品,她需要做的仅仅是在爱情面前抹去财富与地位的影响即可,也就是在疯女人出现之前结束小说,让简·爱和罗切斯特在途中交叉的那一点(用五角星表示)相遇并生活在一起,那一点的相遇与作品的内容所倡导的平等的爱在逻辑关系上是一致的。然而,勃朗特却把原本向罗切斯特倾斜的天平狠狠地压了下去,以至于呈现出了小说这样的结构,勃朗特把罗切斯特原本拥有的财富与地位都掠夺而去,转而赋予简·爱。那么,这种经过勃朗特矫正之后的爱情是平等的爱么?既然爱是灵魂之间的对话,与金钱和身份无关,勃朗特为何又要那么在意财富与地位,以至于要把罗切斯特掠夺成为一个乞丐之后才觉得他能够配得上简·爱呢?
对于小说结构的分析揭示出作品现手法与其要表达的主题产生了矛盾,而这一矛盾下面隐藏的又是什么呢?
欲望始终是无意识的欲望,我们通过大彼者去欲望,欲望着大彼者的欲望,在它的话语中抓捕那个能将自己与它融合在一起的能指,把自己烙在了缺失上面,在幻想中享乐着。拉康给出了幻想的基本公式
基本幻想是神经症的防御,遮住了主体的缺失,然而,也正是这一遮盖标定了主体的缺失所在。
《简·爱》像一个幻想,小说的结尾定格的那个画面像是一个基本幻想。
想要破解开这个基本幻想的意义需要对作者的生平进行考察,非常感谢的是李华彪师兄在他的《生死爱恨:夏洛蒂·勃朗特的家庭情结分析》这篇文章中,给了我一条道路,让我可以试图去揭示这个幻想所掩盖的东西。以下一部分来自对李华彪师兄文章中对夏洛蒂与父亲的关系的一个概述。详细的论证方式请参看原文。
二、夏洛蒂·勃朗特的经历
夏洛蒂一生命运坎坷,先后经历了母亲以及五个兄弟姐妹的死亡,之后与父亲相依为命,直到38岁时结婚,去世时年仅39岁。
通过对夏洛蒂生活经历的考察,我们发现父亲在其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夏洛蒂一生的命运变化中有着主导的作用。
勃朗特的父亲巴特里克·勃朗特并不喜欢孩子,在妻子去世后由妻子的姐姐在家里照顾着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他从来不和孩子一起吃饭,同时也不愿意给予孩子适当的教育。勃朗特先生终生对文学饱有热情,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之中,与孩子们聊天的话题也只是自己感兴趣的时政等问题。
勃朗特先生终其一生并不得志,自己尝试写的书稿也没有取得过任何成功。然而他的孩子们延续了勃朗特先生的爱好,并在文学方面获得了认可,取得了成就。
勃朗特先生对于自己的儿子甚是看重,认为儿子是勃朗特二世,定能取得不菲的成就,然而,这个儿时聪颖的孩子在自家人的吹捧中丧失了方向,在面对外界的挫折时无力应对,最终像勃朗特先生自视甚高的才华一样早早的败落了。勃朗特先生对于儿子的死很是痛心疾首,痛心疾首地不仅仅是自己孩子的逝世,更多的是看到自己自视甚高的镜像再一次被摔了个粉碎。
在这个家庭中,父亲是家庭的轴心,是这个小小王国的主宰者。孩子们毕生都在欲望着父亲的欲望,背负着父亲的缺失苦苦的挣扎在父亲想要的生活里,卡在分离的岔路口上。
夏洛蒂的父亲渴望着自己的才华能够得到认可,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实事,父亲的这一欲望或者说这一缺失也成为了将他视为家中尊长的夏洛蒂的欲望。这一欲望的传递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无意识中,夏洛蒂把父亲看作是没有才能的父亲,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成功的父亲。于是,在幻想中,她试图去补完父亲的缺失。
而夏洛蒂在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在幻想里演绎着她的欲望呢?我们试图在小说中读到。
三、《简·爱》中的冲动与欲望
在《简·爱》中,罗切斯特是父亲,而简·爱是夏洛蒂自己。小说的开始,罗切斯特是一个有财富地位的庄园主,如同在意识层面上,父亲是夏洛蒂尊敬的怀才不遇的父亲。在小说的结尾,罗切斯特变成了一个乞丐,如同在无意识里,父亲只是一个没有才华的平庸的男人。而简·爱在面对着一个男人求婚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罗切斯特的呼唤。这个呼唤正是夏洛蒂自己发出的,自己向父亲发出的呼唤,呼唤她让拒绝别的男人,回到父亲身边。
我们可以看到,在小说中在简·爱和罗切斯特之间的有和没有的东西是财富和地位。而在生活里,在夏洛蒂与父亲之间有和没有的的东西是才华。才华是一个能指,夏洛蒂在父亲那里扑捉到的他缺失的能指,她试图拥有才华去补全父亲的缺失以便让父亲欲望她,以便不和他分离。这里夏洛蒂欲望的是被欲望,被父亲欲望,通过去拥有那个父亲所没有的东西,而让父亲去欲望她,是试图去拥有那个缺失,而不是成为那个缺失。因而是使自己成为父亲欲望的原因,而不是那个欲望的客体。这是癔症主体的欲望运作的方式。
乱伦的冲动不断推动着夏洛蒂去写作,她从小到大不停地写作,写作释放着冲动不断产生的能量,围绕着才华完成着一次次的回路。写作并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夏洛蒂在写作的过程中享乐着与父亲的关系。
小说情节中的另一个让人费解的因素是那把大火在烧掉了罗切斯特的财产之后为什么又会让罗切斯特沦落到肢体不健全的境地呢?
夏洛蒂认同于父亲,然而这一认同将父亲同时放在了自我的镜像的位置上,认同的同时也包括了对镜像的攻击,夏洛蒂为了父亲的欲望践行着自己的人生,父亲的欲望主宰了她的全部生活,而她怎么会没有恨呢?在她父亲暴跳如雷的反对她的婚事时,在她父亲只为了自己的欲望谈论自己喜欢的事情时,夏洛蒂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的主体性被父亲放在了一个怎样的位置上呢?她对父亲的爱于她对父亲的恨是她与父亲关系的两面。
而那个伤害在小说中表现为罗切斯特瞎了双眼,断了一条胳膊。断的那条胳膊可以视作是一个无能的象征,而瞎了双眼,大概是夏洛蒂对爱的请求没有得到回应的回应,这个瞎了眼的人怎看不到她苦苦诉说的欲望呢?
参考文献  
[1] 夏洛蒂·勃朗特(1994).简·爱. 南京:译林出版社.
[2] 弗洛伊德(2004).弗洛伊德文集第三卷——性学三论与潜意识.长春:长春出版社.
[3] 简·奥尼尔(2004) . 勃朗特姐妹的世界. 海南:海南出版社,三环出版社.
[4]Dylan Evans.(2006).An Introductory Dictionary of Lacanian Psychoanalysis.London and New York:Taylor & Francis e-Library
[5] 李华彪(2008).生死爱恨:夏洛蒂·勃朗特的家庭情结分析.
[6] 福原泰平(2002).《拉康——镜像阶段》.王小峰、李濯凡译.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
 
TAG: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心介绍 |  客户反馈